返回首页手机版繁体版RSS订阅

您当前位置:惠优网 > 社会故事 > 穿越小妾生儿记 穿越古代妾室养儿记 穿越之太子侍妾养娃记 正文

穿越小妾生儿记 穿越古代妾室养儿记 穿越之太子侍妾养娃记

来源:惠优网   手机阅读

「不负责任。」

「你一定十分自责。后来又发现你唯一的孙子注定是私生子——」

「住嘴!不准再说了。」

爱玛不以为意地继续。「发现迪生的个性像你而不像他父亲一定令你非常欣慰。」

薇丽的嘴巴开了又闭,花了好几秒才能再度说话。「迪生?个性像我?」

爱玛故意露出惊讶之色。「我还以为相似之处非常明显;只有天性坚忍刚毅之人才能独闯天涯、白手起家。只有深具荣誉感和责任心的人才会从债主手中抢救出祖产家业。」

「听着,迪生挽救艾氏产业只是为了报复,跟荣誉感毫无关係。」

「如果你相信是那样,夫人,那么你是让悲伤蒙蔽了双眼而无视于你孙子的天性。」爱玛柔声道。「如果迪生想要报复,你今天就不可能在这豪华宅邸里过着锦衣玉食、僕人伺候的优渥生活。」

薇丽的眼神好像认为爱玛疯了。「他希望我感激他。他使我免于破产完全是因为他傲慢地想藉此证明他不需要我和家族亲戚。」

「没那回事。」爱玛放下茶杯。「但你的那番话正好证明你们祖孙的另一个相似之处;你们两个都固执得要命。」

「放肆!你给我听着,葛小姐——」

迪生听不下去了,他从门边走到房间中央。

「原谅我打扰你们的促膝谈心,但爱玛和我今天下午有个约会。」

穿越小妾生儿记 穿越古代妾室养儿记 穿越之太子侍妾养娃记

是恨吗?情感的洪流翻滚腾转,绕了几回,方领悟对她爱恨交织才是真的。

既爱又恨,既恨又爱!

她的倩影每每反覆浮现脑海,教他怎生相信那般单纯可人的女子,纯净的黑瞳中所透出的全然信任是假?

她真是对自己全然无情吗?真是设计好的吗?那天是否因为吓着了她,所以她才不肯过来?她是如此胆小的女子,他不是没见着她吓得微微颤抖的身子,只是他当时气坏了,而且嫉妒那男人竟如此轻易的取代了他的位置。

日子久了,愚蠢的心又再度浮动,吶喊着想见她。他开始找些理由替她辩解,说服自己也许情况并非他所儿着的。

他总是想出一大堆假设性的原因,然后又被心中另一道冷冽的声音推翻掉。

别傻了,要真是这样,她大可以对他解释,说几句话并不会要人命,但她却只对他说——不要!

每每思及此,心肺便一阵绞痛,让他怀疑自己心脏有病,偏偏到医院去做健康检查,医生却说他的心脏比牛还要强壮。

所以他只好一次又一次重複这样挣扎煎熬的过程,直到他快被心中两道极端的声音逼疯。

也因为这这样,他才会在假日开车来到寻梦园,然后在车里一坐一整夜。

追根究柢,他只是想找个理由见她而已。

寻梦园、寻梦园……

他瞪着招牌,不甘的想着,他到底来这里做啥?寻梦吗?寻谁的梦?

这园中存在的究竟是他的梦……还是她的梦?

穿越小妾生儿记 穿越古代妾室养儿记 穿越之太子侍妾养娃记

对于尤美乐而言,美乐桩这间公司的意义不是权利,也不是庸俗的商机与利益,而是她与先生之间仅剩的爱的结晶。

他们膝下无子,这间汽车公司从无到有,他们把它当儿子在养,而今,自己的小孩因为某种利益输送的关係不果,有可能会蒙受伤害,她的心岂能不痛?

但,裴纳修也算她的孩子,就算是为了美乐桩,为了一己的不捨,她也绝对不会伤害他,逼他做他不想做的事。

 

新闻推荐

  • 穿越小妾生儿记 穿越古代妾室养儿记 穿越之太子侍妾养娃记

    2018-04-17「不负责任。」 「你一定十分自责。后来又发现你唯一的孙子注定是私生子——」 「住嘴!不准再说了。」 爱玛不以为意地继续。「发现迪生的个性像你而不像他父亲一定令你非常欣慰。」 薇丽的嘴巴开了又闭,花了好几秒才能再度说话。「迪生?个性像我?」 爱玛故意露出惊讶之色。「我还以为相似之处

  • 傲世九重天邬倩倩被强 傲世九重天楚阳h妖后 傲世九重天楚阳铁补天h

    2018-04-17他扬起眉毛。「破坏?」 「不是我要为自己辩解,但事情出了差错不能怪我,我是被激的。」 「被激?被谁?兰妲吗?」 「嗯。」 「你最好从头说起。」 她盯着他座椅的厚垫靠背。「没什么可说的,只不过是梅夫人对我们的订婚做了一些轻率的暗示。」 「哪种性质的轻率暗示?」 「她遽下结论说你我有亲密

  • 大粗了我是你阿姨 啊李杰不要我是你阿姨 嗯嗯不啊不要阿姨

    2018-04-17「我想也该是如此。」 「换言之,他不会让荣誉感妨碍他寻欢作乐。」 薇丽的嘴唇颤动。「你说什么?」 「费夫人告诉我,在他短暂而活跃的一生中,维礼败光了家产,至少与人决斗了两次,跟无数的朋友之妻上床,蹂躏缺乏僱主和家人保护的年轻女子。」 「你对我的儿子一无所知。」 「我或许不认识

  • 重生之都市狂仙txt下载 重生之都市狂仙 下载 重生之都市狂仙80txt

    2018-04-17「只得到更多的疑问。」迪生停顿一下。「不过有个猜测却得到证实。伦敦确实有个叛离的梵萨师父在活动,他无疑也在寻找秘笈。」 「接下来要怎么办?」 「我仔细考虑过了,我要找出这个梵萨师父问个明白。」迪生以漫不经心的语气说。 爱玛又感到一股寒意窜下背脊。「你要怎么找到他?」 「再度引

最新发布

 


手机版|关于我们|社会奇谈|最新发布|网站地图|

京ICP备12004045号-1 版权所有 惠优网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