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手机版繁体版RSS订阅

您当前位置:惠优网 > 社会故事 > 以父之名by青浼书包网 虎父 先入为主by苇蓑君 正文

以父之名by青浼书包网 虎父 先入为主by苇蓑君

来源:惠优网   手机阅读

他抓紧壁炉架强迫自己露出礼貌的笑容。「我很乐意跟你讨论家族史,夫人。但我必须警告你我无法久留,因为我四点还有别的约会。如果你今天下午还有别的事想谈,那么最好赶快言归正传。」

薇丽的嘴唇抿成一条细线。迪生看到她深吸口气,像他片刻前一样努力压抑怒火。他看到她拿起茶杯,细緻的瓷器在她掌握中微微颤抖。知道他有能力把她的自制力逼到濒临崩溃应该令他感到得意,但跟平时一样,那丝毫提振不了他的心情。他不禁跟往常一样纳闷自己到底想从这难以相处的老妇人身上得到什么。他为什么要跟她维持这种剑拔弩张的不愉快关係?他为什么不乾脆漠视她的存在?又不是说她想得到他的注意。

「你很清楚我今天把你招来是要听你亲口解释你所谓的订婚到底是怎么回事。」薇丽冷冰冰地说。

「订婚就是订婚,没有什么所谓不所谓。」

「我拒绝相信你真的要娶这个……这个杀人兇手。」

「注意一下你的措辞,不要开口闭口就杀人兇手。」他轻声警告。「必要时,我準备出庭作证,证明柯契敦遇害当时葛小姐跟我在一起。」

「柯契敦是在半夜遇害的。培娜说你和葛小姐随其他人出现在命案现场时,她身穿睡衣睡袍,看起来好像刚刚下床。」

迪生扬起眉毛。「你的重点是?」

「我的重点是,如果她不是杀人兇手,如果柯契敦遇害时她真的跟你在一起,那么她显然是在你的床上。也就是说,她根本是个水性杨花的蕩妇。你没有义务保护她。」

「任何人都不准说我的未婚妻是蕩妇,包括你在内。」他咬牙切齿道。

薇丽瞠目以对。「你对他可能只是逢场作戏。」

「她是我未来的妻子。」迪生掏出怀表察看时间。「时候不早了。」他把怀表放回口袋里。「虽然很不愿中断这愉快的谈话,但我恐怕非告辞不可了,夫人。」

「如果你真的考虑娶这位葛小姐,那么其中必然让你有利可图。」薇丽说。

以父之名by青浼书包网 虎父 先入为主by苇蓑君

她朝着另一个男人笑的那一幕再次浮上他眼前,他只觉胸口又是一阵紧缩不部。

「该死!」他忍不住皱眉低声咒骂。

白天羽不悦地站起身,抓起椅背上的外套,準备去找她。

反正想了一个星期也没想出结论,他乾脆去找她,也许见到她时,他可以把自己对她的感觉理清一点。

我的天!

楚宁瞪着那张黑天使的照片,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竟有这样美丽的黑钻,她的心头狂跳,手心不禁开始冒汗,全身的神经都振奋起来。

那颗黑钻……天啊,她一定要得到它!

就算不为家族信誉,她也要把它偷回来!

她终于知道为何它会被称为黑天使了,因为它看起来就像撒旦摄人心魂的黑瞳,魔魅又美丽得让人害怕,却又不由自主的想看它。光是照片就有这么大的魔力,若真品在眼前,只怕大部分的人都无法移开视线。

她抚着照片中的黑钻,心中激动万分。

黑天使又称堕落天使,因为犯了罪,于是被打入地狱,雪白的羽毛化为如乌鸦般的黑羽,探不可测的黑色双瞳像是黑洞,吸引着世间人的目光,打开了内心的贪婪,诱惑着世人沉沦慾望之中。

黑天使就像楚家,就像她……

美丽的钻石诱人犯罪,高明的技术让人觊觎。

多年前,她第一次独自踏出家门,年少无知又单纯,但她却拥有进出各地来去自如的技术。

以父之名by青浼书包网 虎父 先入为主by苇蓑君

难怪他不吵了,原来是有原因的,是发烧吗?

没淋雨又没感冒,怎么会发烧呢?怎么办?

他不会因此而死掉吧!

 

新闻推荐

  • 以父之名by青浼书包网 虎父 先入为主by苇蓑君

    2018-04-17他抓紧壁炉架强迫自己露出礼貌的笑容。「我很乐意跟你讨论家族史,夫人。但我必须警告你我无法久留,因为我四点还有别的约会。如果你今天下午还有别的事想谈,那么最好赶快言归正传。」 薇丽的嘴唇抿成一条细线。迪生看到她深吸口气,像他片刻前一样努力压抑怒火。他看到她拿起茶杯,细緻的

  • 妻子被教练轮流抽插 妻子被抽插子宫 娇妻面试被抽插

    2018-04-17爱玛浑身紧绷。一阵既害怕又期待的战慄窜下她的背脊。自从前天晚上他从书房拂袖而去之后,她和迪生就没有单独相处过。她不知道自己想不想跟他独处。 她一方面害怕他会重提她所谓的马车事件,另一方面又害怕他绝口不提。 她进退两难。「当然不介意。你尽情去玩吧,蕾蒂。」 「我会的。」蕾蒂

  • 小说玩嫂嫂 醉酒后嫂嫂竟 我从后面抱嫂嫂

    2018-04-17「真的。」 「胡闹!职业伴从?凭你的身份地位,你可以随意挑选婚姻市场上的女继承人。」 「我不知道我可以挑三拣四,夫人。」迪生皮笑肉不笑地说。「别忘了我并不是理想的结婚对象。如果你没有忘记,我是个私生子。葛小姐的父母却是清白的正派人。」 薇丽眼中冒出怒火,但她没有中计。「我还听

  • 雄兵连凉冰同人本子 雄兵连同文 雄兵连皇子去哪里了

    2018-04-17「真是的,魏先生,我无法想像我会沦落到那种境地。」 「我向你保证,迪生玩完他的游戏时,我不会让你穷困潦倒、孤苦无依。」 爱玛还不及作答,他就走了。 几分钟后,包厢后方的帷幔又被掀起,迪生走了进来。他朝聚集在蕾蒂身边的男士们点个头,然后在爱玛身旁坐下。他看来一脸不悦。 「魏巴

最新发布

 


手机版|关于我们|社会奇谈|最新发布|网站地图|

京ICP备12004045号-1 版权所有 惠优网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