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手机版繁体版RSS订阅

您当前位置:惠优网 > 社会故事 > 女主淡然清冷的现代文 女主淡然低调的现代文 女主淡然低调的高干文 正文

女主淡然清冷的现代文 女主淡然低调的现代文 女主淡然低调的高干文

来源:惠优网   手机阅读

「爱玛,别那么激动。」他设法接住了花瓶,但没能躲过瓶里的东西。他摇头甩掉脸上的花和水。「我说的是酬谢你到兰妲的书房所做的调查,你的发现非常有用。」

「胡说。」她双手插腰。「我不信。」

他面露怒容。「我说的是实话,你这个疯狂顽固的傻瓜。」

发现他突然对她咆哮令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你敢发誓吗?」她问,毫不掩饰心中的怀疑。

「可恶。」他怒目相向。「如果我要找情妇,我会找个性情比较柔顺和经验比较丰富的女人。」

她目瞪口呆。「这会儿你又嫌我对那种事缺乏经验?」

「我只是想说明我并没有把马车里发生的事当成商业行为。」他厌恶地掸掉衣袖上的花瓣。「我提到的酬金是要奖赏你发现梅兰妲以前叫柯凡妮。」

「迪生——」

他用力拉开房门。「既然谈到这个话题,那我不妨告诉你,如果你再冒那种险,我绝不会替你写那该死的推荐信。」

「迪生,等一下。」她拎起裙摆追过去。「也许我的指责是有点草率。」他不屑回答。房门当着她的面砰地一声关上。

迪生偶尔会被迫去探望祖母。这会儿他一如往常地把心一横,走进祖母住的宅邸。他无法解释自己对那栋房子的反应,照理说它的气派宏伟应该令他欣赏,但他总觉得它冷冰冰又充满压迫感。他在很久以前就私下把它称为艾家堡。

他穿过客厅,走向像女王般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的艾薇丽夫人,準备打另一场文明却残酷的战争。

「迪生,你也该到了。」薇丽注视着他,那种严峻傲慢的态度早已成为她的第二天性。

女主淡然清冷的现代文 女主淡然低调的现代文 女主淡然低调的高干文

「你没听过是正常。黑天使是某个家族用以传家的钻石项链,以往从来没在公开场合展示过,也没有任何文字纪录,但是那条项链却是无价之宝。」

「哪……哪哪个家……家族?」

他看了她一眼,慢慢的回道:「夜枭楚家。」

「哦,是夜枭楚——」楚宁点头点到一半突然跳起来大叫:「什……什什么?那……那不……就是我……我们家!」

「对。」秦哥点点头,气定神闲的说:「黑天使是世上少有的黑钻,黑钻虽然少有,但因透明度不高,在市场上价格也不高,但黑天使却是唯一的例外,在黑市中它叫价超过上亿。」

「怎……怎么会?我……我我怎……怎么都不知道?」她一脸震惊茫然,从小在家里长大,她却对黑天使一点印象都没有,也从没见过。

「因为它在一百年前就被你曾祖父送出去了。楚家几百年来都干这行,难免会有不少敌人,但也有不少仗义相助的朋友,于是楚家第一代的先祖,便将黑天使当作楚家的信物。每遇贵人相助,便将黑天使赠与恩人,并立下规定,凡是持有黑天使者,就能要求楚家人做三件事。」

秦哥送上三明治给尚未反应过来的楚宁,继续说:「对方要求任何事都行,三件事做完,楚家便会将黑天使收回,这就是它无价的地方。你会不知道是因为黑天使已经消失了一百年,所以你家那些长辈全没想到要和你提这件事。」

「那……现在?」

「你曾祖父当年把黑天使给了上海一位方姓大户,但那户人家在清末民初的战乱中和楚家失了联络,现在持有黑天使的蓝星集团可能是辗转得来的,并非原先的方家后人。」

听到这里,楚宁突然大感不妙,头皮发麻的问:「所……所以?」

「所以你必须把它偷回来。知道黑天使传说的人不多,但还是有,所以黑市才会叫价如此高,现在它出现了,虽然说不是方家后人,但楚家的承诺还在,若是让不肖的人得去了,会惹出一堆麻烦。」

说到这里,秦哥顿了顿,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她,「你妈的意思是,乾脆把它偷回来,其他的长辈也附议,因此这次的委託人不是别人,就是楚家。」

「这样……好吗?」楚宁紧拧着眉头。

女主淡然清冷的现代文 女主淡然低调的现代文 女主淡然低调的高干文

瞧她急得都忘了问约定的时间是何时。

「时间是下个星期二下午三点,在陶然小筑,妳应该知道在什么地方吧?」

「知道。」

 

新闻推荐

  • 女主淡然清冷的现代文 女主淡然低调的现代文 女主淡然低调的高干文

    2018-04-17「爱玛,别那么激动。」他设法接住了花瓶,但没能躲过瓶里的东西。他摇头甩掉脸上的花和水。「我说的是酬谢你到兰妲的书房所做的调查,你的发现非常有用。」 「胡说。」她双手插腰。「我不信。」 他面露怒容。「我说的是实话,你这个疯狂顽固的傻瓜。」 发现他突然对她咆哮令她一时不知如何

  • 田园空间之金牌掌家媳 空间重生之特种兵农女 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妃

    2018-04-17「这不关我的事,但是,呃……」巴瑟歎口气。「也许应该有人警告你才公平。」 「警告我什么?」 他压低声音,热切地倾身挨近她。「我没有别的意思,纯粹是出于朋友的关心。我突然想到你可能已经成为他们祖孙战争中的一颗棋子。」 「你那样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巴瑟微微瞇眼。「你可能听说过迪

  • 妖精的尾巴梅比斯怀孕 妖精的尾巴h艾琳 里番妖精的尾巴梅比斯h

    2018-04-17「对。我明天一早就开始调查她的财源。」他站直身子。「在那之前,你我有别的事要讨论。」 爱玛浑身一僵。「如果你不介意,我不想再谈了。时候不早,我很累了。」 「爱玛——」 「今晚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忙道。「我恐怕还不习惯社交生活的辛苦,我很想上床睡觉了。」 他看来还想争辩

  • 与小侄女上下蠕动 梦见小侄女一起 干乡下女儿

    2018-04-17「那样说太轻描淡写了。」巴瑟扬起一道眉。「迪生的父亲对财务或艾氏产业不太感兴趣。事实上,维礼在牌桌上赌光了他继承到的所有财产,后来又在骑马时跌断了颈子。」 「我知道那些历史。」爱玛说。「我认为我的,呃,未婚夫很了不起,在他父亲去世后挽救家族产业。」 巴瑟呵呵低笑。「那可不

最新发布

 


手机版|关于我们|社会奇谈|最新发布|网站地图|

京ICP备12004045号-1 版权所有 惠优网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