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手机版繁体版RSS订阅

您当前位置:惠优网 > 社会故事 > 柳擎宇全文阅读 柳擎宇全文阅i读目录 柳擎宇全文目录47章 正文

柳擎宇全文阅读 柳擎宇全文阅i读目录 柳擎宇全文目录47章

来源:惠优网   手机阅读

迪生的命令使她戛然止步。她吃惊地看到他伸腿踢中歹徒的大腿外侧,歹徒往后一个踉跄。迪生乘机站起来,他的表情在月光下看来充满冷酷的杀气。这一点令她深感震惊。歹徒显然看出战况逆转,一个转身就翻越及腰的树篱,消失在夜色之中。

迪生往树篱移动。爱玛担心他要去追歹徒。「迪生,不要。」

他已经停了下来。「你说得对,穷寇莫追。他比我年轻许多,跑得绝对比我快。」

「你没事吧?」她焦急地问。

「没事。」他开始整理好仪容,不一会儿又跟打斗前一样优雅。

他握住她的手臂,迈开大步往舞厅走。她不得不小跑步跟上他,但不敢抱怨。

抵达阳台时,他朝她皱眉。「你在发抖。」

她瞄他一眼。他看来已恢复自制,但眼中仍残留着杀气。

「不懂为什么,」她说。「一定是夜凉如水的关係。」

车伕关上车门,爬上驾驶座。马车颠簸一下开始沿着街道前进。迪生拉起窗帘,窝在角落里注视着爱玛。

她忧心忡忡地望着他。「那个可怕的歹徒真的没有伤到你吗?」

「没有。」有也不严重,他在心中更正。他的胁部明天可能会出现大片瘀青,但那也只能怪他自己反应太慢。话说回来,他已经好多年没有用梵萨搏击术跟人打斗了,不用说是预料到今晚会遇见一个梵萨术修行者。

但这件事处处透着非比寻常,尤其是他的新助手。他闷闷不乐地注视着爱玛,感到心中乌云密布。他很清楚激烈打斗所燃起的沸腾情绪需要意志力来控制。但他此刻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他无法理解它却知道它很危险。

柳擎宇全文阅读 柳擎宇全文阅i读目录 柳擎宇全文目录47章

坐上车前座,这次她倒是没有倒头就睡,反而心情愉悦的打量着路上的景色。

老实说,她真的是很久没在白天出门了,就算去秦哥那里,她也会在太阳下山后才出门。因为她觉得在黑夜中,别人比较看不清楚她的面貌,这样她比较有安全感;她喜欢黑夜胜过白天,从小就是。

一路上景色怡人,楚宁见他把车子开进一条小路,没多久便来到一处古老的深宅大院。

奇怪?不是说要带她去吃土窑鸡吗?来这里干嘛?

楚宁狐疑的转头看他,这地方可一点都不像在卖土窑鸡的。

「到了。」他笑着说。

见他把车停好下了车,她也只好乖乖的跟着下车。

「这是我家,我在这里长大的。」说完,白天羽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往屋里走,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他家?他家不是在她家楼下吗?

「妈,我回来了。」白天羽一进门就喊道。

没多久,一位福泰的妇人便从一扇门后走了出来。「怎么那么晚才到?」

门一打开,一阵土窑鸡的香味就传了过来,引得楚宁肚子咕噜咕噜的直叫。

「我们去阳明山逛了一下。」白天羽笑着说。

楚宁这才知道原来这里是他老家,他父母住在这里。不过,他带她回家见父母是什么意思?

柳擎宇全文阅读 柳擎宇全文阅i读目录 柳擎宇全文目录47章

「苹苹,我是梅芷黎,我想……」

这个苹苹更狠,梅芷黎才自我介绍完,她就挂掉电话。

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不过是她的男友爱上她,又不是她去勾引那男人,是他自己缠着她的,她又有什么办法?

 

新闻推荐

  • 柳擎宇全文阅读 柳擎宇全文阅i读目录 柳擎宇全文目录47章

    2018-04-17迪生的命令使她戛然止步。她吃惊地看到他伸腿踢中歹徒的大腿外侧,歹徒往后一个踉跄。迪生乘机站起来,他的表情在月光下看来充满冷酷的杀气。这一点令她深感震惊。歹徒显然看出战况逆转,一个转身就翻越及腰的树篱,消失在夜色之中。 迪生往树篱移动。爱玛担心他要去追歹徒。「迪生,不要。

  • 易烊千玺被打屁屁视频 易烊千玺快本露内裤 易烊千玺打屁股古代

    2018-04-17「你说什么?」他在阳台门边突然停下。 「在正常情况下是无所谓,没有人指望僱主对僱员客气。」她对他冷冷一下。「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指出你可能正在破坏你想要给人的印象。」 她看到他眼中闪过一抹恼怒,知道他完全了解她的意思。 「我们到外面去,」他抓住她的手臂。「我需要透透气。

  • 一胎四宝亿万总裁腹黑 一胎四宝:亿万爹地腹黑 一胎二宝帝少爱妻入骨

    2018-04-17「但我是搭费夫人的马车来的,她打算玩到天亮才回去。」 「蕾蒂想怎样是她的事。你得跟我回家,现在就走。」 爱玛被惹毛了。「犯不着用那种语气对我说话,先生。我只不过是在帮你调查。」 「帮我?」他冷冷地看她一眼。「我可没有叫你去兰妲的书房。」 「我是个自动自发的僱员。」 「我可不认

  • 离婚以后耳东兔子 离婚以后txt耳东兔子 离婚以后 耳东兔子书包

    2018-04-17或是情郎。 那个想法使他如遭雷殛。万一爱玛单独外出是去会情郎呢?就算是,又干他何事?在她心目中,他只是她的僱主,而不是未婚夫。事实上,他也只是她的僱主而已,他提醒自己。 「可恶,」他嘟囔。「她不可能走得太远。我去找她。」 「但你要去哪里找——」蕾蒂在前门开启时戛然住口。她露出

最新发布

 


手机版|关于我们|社会奇谈|最新发布|网站地图|

京ICP备12004045号-1 版权所有 惠优网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